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2019中超最终积分榜:中超风云怎样穿戴装备


中超风云怎样穿戴装备 > 法治 > 正文

金融反腐高壓!劉士余之后,哪些人會寢食難安?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 北京報道

金融反腐高壓!劉士余之后,哪些人會寢食難安?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 攝)

雖然自今年一月份調離證監會主席一職以來,有關劉士余的各種傳聞已經肆意流傳,但5月19日晚官方發布劉士余主動投案的消息還是震驚了社交網絡。

回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的消息: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劉士余同志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

這則消息的字不多,值得仔細揣摩的信息卻不少:第一,還稱“同志”;第二,劉士余的問題被表述為“涉嫌違紀違法”,沒有出現“嚴重”字樣;第三,主動投案,這是繼云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之后第二位“主動投案”的正部級干部;第四,是“配合調查”,而非“接受調查”,這也是中央紀委網站通報首次使用“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說法。

這給了外界一些想象空間,但無論如何,劉士余還是成為了我國證券市場建立以來唯一一位未能平安著陸的證監會主席。在這個牽扯著巨大利益的敏感之地,劉士余主動投案,會有多少人寢食難安?在金融反腐成為現階段反腐重點之時,金融領域又將會掀起怎樣的滔天波浪?

江蘇企業IPO財富盛宴

5月20日早盤,江蘇的銀行股領跌銀行板塊。銀行板塊跌幅前10名中,來自江蘇的蘇農銀行、張家港行、紫金銀行、南京銀行、江陰銀行、無錫銀行、江蘇銀行占據6席。

劉士余是江蘇連云港市灌云縣人。 2016年2月,劉士余走馬上任證監會主席,此后三年任期,他老家江蘇的企業IPO在全國獨領風騷。

其中,令市場側目的是,2016年全國共有8家商業銀行上市,江蘇竟然就獨占5家,分別為江蘇銀行、江陰農商行、無錫農商行、常熟農商行、吳江農商行,其中江蘇銀行募資總額72.38億元,在2016年全國單筆IPO中排名第二。此舉打破了城商行上市難的魔咒,江蘇銀行也成為十年來上市的首家城商行。當時,曾有金融系統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大多數城商行從城市信用社演化而來,各種問題盤根錯節,尤其是不良率高于同業。

2018年,號稱IPO最嚴的年份,全年主動撤單的企業數量多達197家,而江蘇共上會31家,過會22家,過會率為71%,居全國各省區之首。

2019年1月8日,2014退市的中國長江航運集團南京油運股份有限公司重新上市,成為迄今為止A股“重新上市第一股”。

這是一家怎樣的公司?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ST長油未分配利潤為-60億元。截至2018年6月底,未分配利潤為-58億元。ST長油表示,公司實現的利潤將優先用于彌補以前年度的虧損,直至公司不存在未彌補虧損。按照公司預測的未來每年不到3億元的凈利潤,要填上這個窟窿,還要二三十年。

資本市場上,誰都知道每一次資本運作,無論是IPO還是再融資都是財富盛宴。

劉士余在任三年,資本市場對江蘇企業的“厚愛”難免引來諸多質疑,比如有業內人士就曾公開批評劉士余,將江蘇企業在IPO上的耀眼戰績直接與劉士余關聯。

金融反腐首提“內鬼”!劉士余早已被盯上?

劉士余曾長期任職于央行,后任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再到證監會執掌三年,其中主要任職履歷均在金融領域的要害職位。

目前,坊間關于劉士余出事的原因有多種說法。其中一種說法是事涉其在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任上的舊事。

還有媒體引用分析人士的說法稱,南京銀行“債市一姐”戴娟或為劉士余被調查的另一導火線。據報道,2月15日,南京銀行資產管理業務中心總經理戴娟、資金運營中心副總經理董文昭及南京銀行投資機構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雁三人被紀委帶走。戴娟是債券業的元老,掌控的南京銀行債券業務,在業內被稱為“債券之王”,2013年時,南京銀行的債券資產就達到603.89億元。有消息稱,“戴娟等人與劉士余過從甚密,在戴娟等人被南京市紀委調查后,供出多條違法違規信息,其中部分重要線索指向了劉士余。”

然而,以上說法均未能得到官方證實。

但不管是從哪條導火索燒出來的,金融反腐才是真正的引線。“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1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強調,要加大金融領域反腐力度,對存在腐敗問題的,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

2月20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發了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在中央紀委第三次全體會議上所作的報告全文。報告稱,要果斷查處賴小民等手握金融資源權力,大搞幕后交易、大肆侵吞國有金融資產的“內鬼”。

華融賴小民案是中央紀委與國家監委合署辦公后,聯合正式辦理的第一個金融大案,也被外界稱為“新中國金融貪腐第一案”。

從2017年4月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落馬,到2017年5月原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被查、2018年4月華融賴小民被查,再到如今的劉士余主動投案,金融反腐已漸入高潮。

此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組長李欣然曾分析說,項俊波、楊家才、賴小民等嚴重腐敗窩案,暴露出系統諸多深層次問題。部分從業人員紀律意識規矩意識淡漠,面對金融市場巨大的利益誘惑,容易防線失守被“圍獵”;金融圈子小,同學、師生、同事、親友等裙帶關系交織,監管者與被監管對象之間親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團伙。

據金融業內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國有金融機構的大量腐敗發生在與客戶的聯系上,或者為了討好更高的權力階層而隨意配置資源;監管部門的腐敗則主要在市場準入及資源配置上向民企尋租。”

“金融業是腐敗黑幕最深的領域,國有金融機構和金融監管部門的腐敗程度比其他領域深多了。而在前一輪反腐中,國有金融機構和金融監管部門查處的人相對較少。”在上述金融業內人士看來,金融領域的腐敗已經到了中央不得不出重拳的地步。

2018年11月2日,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動員部署會第一次公開表示,中央紀委將向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1月13日之后,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閉幕后,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各組長紛紛亮劍。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樊大志表示,“向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就是要通過自上而下的黨內監督和國家監督,切實防控金融風險。”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交通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徐敏表示,發揮好派的權威和駐的優勢,堅決斬斷“金融大鱷”和“金融內鬼”關系紐帶利益鏈條。

其時,便有消息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此次中央將反腐重點轉向金融領域,一定程度上也意味著一些人已經被盯上了。”

如今再回過頭來看,劉士余在今年1月被調離便很意味深長了。他或者也是早已被盯上的其中一位。

據證監會內部人士說,劉士余在其任職證監會期間掀起的強監管風暴得罪了不少人,“可以想象會有多少人舉報,這種情況下,但凡自己有任何問題都是岌岌可危的。”

編輯:郭芳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